贾冰 欢乐也可以有价值观

时间:2018/4/3 10:13:23  作者:未知  来源:海峡财经网  查看:664  评论:0

  在《欢乐喜剧人》的舞台上,贾冰一直是神奇的存在,几乎每场的成绩都是第一、第二,所以他夺得总决赛的冠军完全在意料之中。对于这段参加节目的历程,贾冰说最初的目标特别简单,就是想让全国的观众知道有个喜剧人叫贾冰,但正所谓的“能力越强,责任越大”,走着走着发现自己每期成绩还不错后,贾冰就想做些有现实意义的、不单纯搞笑的作品。而“有笑点、有情怀”也成为了贾冰作品最明显的诉求。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,贾冰表示,“欢乐也是可以有价值观的。在这个舞台上,我始终在想能否做些作品,不为名次、不为教育大家,纯粹是为了我看到的某些群体发发声,比如农民工、外卖小哥,不是单单搞个笑就过去了,这才是真正的文艺作品。”

  贾冰把外卖小哥请到了节目中。

  谈作品 表达对普通劳动者的敬意

  坐在记者面前的贾冰还是有些疲惫,为了弄总决赛的作品又是一夜没睡。经历了11期的“折磨”后,贾冰似乎也习惯了这种作息,谁让他“自讨苦吃”呢。“其实原本在参加《欢乐喜剧人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全部的12个作品,但演到第三期后,发现自己的成绩还不错,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,就推翻了备好的纯搞笑、纯讽刺的作品,后来的作品都是重新弄。”在所有的作品中,贾冰最满意的有两个,一个是《送外卖》,另一个是《爱的专车》。“外卖小哥那个作品就是因为在参加节目期间,大家在磨本子,两三个小时没吃东西,说饿了,就点了外卖。我们人多,过会儿就看见人家外卖小哥拎着好多打包的饭盒,累得够呛……看到这一幕,我们就临时起意,说能不能做个外卖小哥的作品。跟小哥一聊,把小哥都聊哭了,我们问他干这行最苦的是什么?他说,只要别骂他们就行。他说挨骂的时候很多,北京太大了,有很多路不熟,堵车也严重,偶尔各种突发状况,所以可能不会那么准点。我又问他最想要的是什么,他说,很简单,其实就是一句辛苦了,当然再给个好评就更好了,倒不是因为能奖励他们多少钱,而是一种肯定和荣誉。”贾冰后来还把这个外卖小哥请到了《欢乐喜剧人》的舞台,表达了对普通劳动者的敬意,并呼吁人与人之间更多的理解和包容。

  《爱的专车》也是贾冰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作品,“这个作品的初衷很简单,就是想让那些从事拐卖儿童非法活动的人看看,孩子的父母有多么着急,希望他们能良心发现。”

  在这一季《欢乐喜剧人》的舞台上,从专车司机、农民工、乡村教师到外卖小哥……对于角色身份的选择,贾冰很多都是有感而发,“有人觉得做喜剧只要把欢乐传递给大家就行了,但我觉得欢乐也是有价值观的。我希望作品能传达出正能量,引起一些共鸣,为我所看到的这些人发声,这才是文艺作品吧。”

  谈经历 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活一把

  80后的贾冰看着要比同龄人成熟,作品的气质在搞笑的同时也不乏厚重。如此一脉相承的风格和贾冰的个人经历不无关系。初中期间,贾冰的学习成绩一塌糊涂,三科总共考了120多分,语文就占了110多,数学和外语完全不会。父母还是当地的优秀教师,这让贾冰更觉得丢脸,父母也是骄傲一辈子的人,于是他决定去当兵。按照部队惯例,文工团要来搞新兵联欢,新兵团让报节目,贾冰就主动报名唱歌,但已经有两位专业唱美声的也报了,贾冰就临时改演小品,“我也是天生骄傲,就用一天时间自己写了个剧本,找来副班长做搭档,演了一段不像相声不像小品的东西,有点像《洛桑学艺》,就是才艺展示。”节目演完,全场炸裂。贾冰在炮兵团“一炮走红”。文工团的领导问他想不想来,他就一个问题,“文工团需要天天训练吗?”得知不用后,贾冰立刻答应。就这样,刚当了三个月的新兵,贾冰就意外地进入了文工团。

  在文工团的8年,贾冰立过4个三等功,1个二等功,全军各大奖拿了个遍。终于到了提干的时候,却因为人为原因错过了。25岁的贾冰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部队,“当时也是有点赌气出走吧,离开时我连一套军装、一张照片都没留。”脱下军装后,贾冰以“优秀人才引进”的身份留在了浙江曲艺团。仅用了一年半时间,他就当上了团长,之后又评上了国家一级演员,成为处级干部、协会主席。“大概就是‘天生骄傲’吧。”回首往事,贾冰笑着说:“想在55岁实现的目标,35岁就实现了。”

  在浙江曲艺团一干就是11年,“当上领导之后,感觉自己废了。办公室很大,坐落在西湖文化广场,平时没啥事儿我就练练字。看着刚进团时你称老师的人叫你贾总,我感觉德不配位,有点受不了。”某天,贾冰接到了《笑傲江湖》第三季编导的电话,碍于体制内领导的身份,贾冰最初还有点放不下架子,后来得知前来参赛的都是专业团体,像开心麻花、辽宁民间艺术团等,贾冰就去了,凭借小品《拍马屁》一下子火了。直到那一刻,贾冰下定决心要为自己活一把了。“我回去就辞职了,大家都说‘你是不是疯了’。但我自己知道,要想换一种生活方式,必须彻底断了自己的后路。”后来,贾冰又出现在《笑声传奇》的舞台上并获得了第一季的总冠军。

  谈发展 和喜剧相关的都想去尝试

  从体制内的领导干部,到体制外从零开始,贾冰直言自己并没有落差,“我‘天生骄傲’嘛,我认为自己没有不行的。我开过四个饭店,杭州两个,南京两个,纯是自己设计规划和经营,天天排队。我做喜剧的前提会先把自己经济搞好,有多少演员从头开始时还要租房生活、还要为温饱打拼的事儿我听的太多了,我不想那样。我当时出来时经济条件很好,工作也很好,大家都很羡慕,我真的就是想表达、想创作,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儿。”

  对于当下的喜剧环境,贾冰认为有点“过度消费”:“以前一句小品台词能流行一年甚至10年,因为一年到头大家都在等大年三十的春晚。而现在,以《欢乐喜剧人》为例,12期节目每期5个作品,3个月下来就是60个,而这样的节目还不止一档。喜剧创作已经有点枯竭了,越来越难。如果能够有一档节目,提前一年就开始筹备,给大家充分的时间创作,过一年再录制播出,我相信效果一定会更好。”

  今年的央视春晚,贾冰与蔡明、潘长江合作了小品《学车》,他扮演的“教练”蠢萌可爱,一度被网友做成表情包在网络流传。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贾冰仍然心有余悸:“太紧张了,从来没这么紧张过。上台前还觉得,不就是春晚嘛,我在后台还很自如地端着茶杯喝茶。可是等主持人报幕完,我瞬间就开始腿抖了。”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的冠军只是贾冰的一个起点,他还有更大的目标,“所有和喜剧相关的,电影、电视、脱口秀我都想尝试。但无论到了哪个阶段,我始终会坚持做有内容、有意义的作品。”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小沈阳:想尝试不同类型,甚至文艺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