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究生能否不写论文?教育部:在研究不敢做

时间:2015/3/6 10:44:03  作者:未知  来源:网络转载  查看:411  评论:0

研究生能否不写论文?教育部:在研究不敢做

 

全国政协教育界别有三个组,40组和41组的讨论会场是对门。

5日下午,讨论政府工作报告。虽然都关着门,但隐约听见两个屋里传出来的激烈辩论声……

会场上,也有来自教育部等部委的人士旁听,并对委员们的一些问题当场回应。

农村义务教育应延伸到学前阶段

“我有一个梦想,我们国家的义务教育首先能办成世界一流。”葛剑雄委员的话转了一下,如果大学能够办成世界一流,这个梦啊,还要做得长一点,但如果下决心,把义务教育办成世界一流,完全可以做得到。

“它的意义不仅仅是教育。”葛剑雄这样评价义务教育。比如说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“要使我们的人民有信仰”。怎么使人民有信仰?习总书记又提到“要重视家教、家风”。“但很可惜,十年动乱使我们一些优秀的家教、家风都中断了。”葛剑雄认为,现在需要的是重建。

农村留守儿童,如何进行家教、培养家风?还有那些离散的家庭。“我想,就是靠我们的义务教育。”葛剑雄认为,在农村,不仅要办好义务教育,还要把它往前推到学前阶段,使孩子们从小就能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中受到熏陶和灌输,受到培养,拥有正确的信仰。

现在的教育还满足不了群众的需要。“城市,主要解决教育均衡化,根本上解决‘择校风’;农村,是全面的提高。”葛剑雄希望,在“十三五”能够把教育经费再增加一个百分点,这不是过高的要求,增加的钱,主要用于义务教育。比如说,用五到八年时间,把义务教育提高到世界先进水平,使哪怕贫困山村的孩童,都能够跟北京、上海的孩子一样,享受到优质的义务教育。

农村教师能否享受公务员(课程)待遇?

“我呼应一下葛委员刚才提的。”来自北京科技大学的朱鸿民委员说,“要保证基础教育的水平,有两个部分是不能够妥协的。”

一个是条件,一个是师资,尤其是后一个,“我曾经提过,能不能教师改成‘公务员化’?”朱鸿民说,这样做,主要是来解决农村,尤其是边远地区老师的待遇,留住师资人才。“给他们这样一个保障,就能把他们留住。”朱鸿民说,这样,才能保证农村的孩子持续受到好的教育。

让农村出来的人才回乡参与建设

“我补充一点。”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郭大成委员接着说。“贫困地区的孩子,多上重点高校,是好事,应该给予支持。”但还有些杯水车薪。他认为,就是给再多的比例,也解决不了更多人上好学校这样一个愿望。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,就是现在的好学校,把老少边穷地区的优秀子弟都吸引来了,这些孩子读完之后,要么“北漂”,要么“上漂”,最后,在这生活也很困难。实际上,没有发挥到更好的作用。另外,也有一些学生,到了高校之后,很难受,身心健康都会受到一些影响,是好事吗?

“我觉得不一定。”郭大成说,这件事,我赞成去做,但应该重新进行思考。

贫困地区的发展,靠什么?靠人才!这些地区的人才都出来了,谁去建设?“我认为,还是应该想办法,让这些地区优秀的子弟受到好的教育,再让他们建设自己美好的家乡,这是大计。”郭大成认为。

委员对话教育部

站在走廊,对门的那一组,声音也隐约穿门出来。推门,欠出一条缝,声音就变成了高分贝,灌满了耳朵。这组发言下来,脸是红的,是要冒汗的。从聚焦话题来看,是有关高等教育的。由于讨论热烈,这个小组的讨论时间延迟了。委员们还当场与教育部有关人士进行了现场对话。

1 硕士生能否不写论文?

委员说

来自浙江大学的陈英旭委员感慨地说,硕士教育基本上是两年半,有半年要找工作,再加上寒暑假,真正学习和做科研的时间不到一年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让他做科研,让他出学位论文,势必会影响学术质量。能否考虑硕士生不要做论文,就是让他学习和做科研。

教育部人士回应

“其实这个问题,我们一直在研究,但是现在不敢做。”因为我国相关法律规定,研究生是课程和论文研究并重的,特别是论文,所以这个问题,现在没办法,迫切感觉要修法。

2 什么是“教育消费”?

委员说

“报告19页说了一句话,我觉得有些敏感,就是‘扩大教育体育文化消费’。”来自河北师范大学的王昌华委员直接点名,“教育部的司长在,能不能待会给解释一下,‘教育消费’是指什么?”

教育部人士回应

“教育消费,这是由发改委提出的,它的含义一方面有政府的支出,另一方面有家庭的支出。”他解释,在私人消费上分两块,学习和生活。

3 博士培养时间能否延长?

委员说

“在博士培养上,教育部能不能给句话,对于地方大学的博士培养也别是三年了。”王昌华希望,延长博士培养时间,来保证博士论文水平提高。

教育部人士回应

研究生培养年限的问题,有法律规定,但有些规定是你必须保证的底线,没有限制高线。比如,博士生培养三年,你低于三年不行,没说四年、五年、甚至六年不行你可以去做。

4 国家奖学金能否分等级?

委员说

王昌华委员说,国家级奖学金没有等级区别,评审中也没有具体条件,学生之间也没有太大差别,得不得奖学金,更多的情况下是看人缘,人缘好的,就容易得。所以,“国家奖学金能不能分个一等和二等?”王昌华建议,这样可以让更多学生受益。

教育部人士回应

这个想法很好,但同时应该看到,除了国家奖学金,还有地方和学校自己设立的奖学金,多种奖学金有利于资助更多学生。

5 与专业无关的课程能否瘦身?

委员说

王昌华委员说,高考(课程)制度改革后,文理不分家了,进了大学,专业不能再淡化。如果专业再淡化,比较麻烦。原来,专业没有明显淡化的前提下,已经加进了很多与专业没有关的课程,导致很多骨干课、专业课减了很多课时。本科四年,时间很有限,特别是师范院校,还要加上实习和见习,学习专业课的时间没有多少。认真算一算,大学四年里有效的学习时间也就在两年左右。“像总理说的:‘用权力瘦身,为廉政强身’。”王昌华认为,将与专业无关的课程瘦下身来,为学生的专业课培养强身。

教育部人士回应

现在,教育部正在做各专业的课程标准,各学校将来按照这个标准来设定各自的专业标准,既符合国家要求,又能体现学校特色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